关于夏天的故事,美文,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短文学网 > 那年那蝉那把剑

那年那蝉那把剑

时间:2020-08-22 12:18:12来源: 短文学网 作者:星河碎影 阅读:0

那年夏天

我以为抓住了一只蝉,就抓住了整个夏天

我以为握住她的手,就握住了整个人生

我却忘了

蝉会飞,她会变,夏天终究还是从指缝间遛走了,唯一留下的只有焊在手上的剑

16年,最热的一年夏天,我踏入了高中校园果然,我在学生分配表上又看到了她的名字,胜楠二字在我眼中仿佛发着光,我被抓住了。她又和我在一个班级,看来缘分还未断。

她和我就像一对欢喜冤家,从幼儿园到现在一直都在一个班级里,这缘分让我无法反抗。但我和她并没有因为这么长时间的同学情谊而变得关系很好,相反,我和她都憋着一口气,谁都想彻底打败对方。这场仗我们已经打了10年,应该结束了……

我还在回忆过往,准备好好面对未来之时,身后飘来的一股幽香如一把剑切断了我所有的思路。我回头看去,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映入眼帘。她化妆了,染头发了,喷香水了,……我脑中飞快的把现在的她和我映像中她对比,她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她吗?我有点害怕现在的她,她眼中本来闪烁着星辰大海,现在却黯淡无光;她从前喜欢咧嘴大笑,毫不在意别人看到她的上牙龈,现在却笑不露齿,捂嘴浅嬉;她以前从来不穿除了校服以外的衣服,现在却…她好像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她了。

我还是像以往一样,点头微笑转身,向前走,没有回头…

她坐在了教室前面,我还是在后面,我还是向以前一样看着她的背影,然后我又低头写作业。说来也有趣,我好像从来没有融入过一个班级里,因为我总是做着和别人不一样的事。别人在享受高一的自由,我却好像固步自封,其他同学热衷的游戏,漫画,小说...我却看不上眼。当时我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一只雄鹰永远不会在乎一只蝼蚁的嘲笑,如果要问为什么,因为它们不配!”现在回过头来观察当年的自己,太过清高,锋芒毕露,得罪了很多人。同样也是这份傲骨,才真正救赎了我自己…

高中生活开始了一个月后,我似乎成为了班里的名人。原因很简单,我成绩名列前茅,会打篮球,个子高,身材好,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敢回怼班主任。班主任是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花白的头发,枯黄的牙齿,金丝眼镜下藏着总是向上翻的眼睛,总是喜欢对着学生嘿嘿的坏笑。当然这些都不是我真正讨厌他的地方,可能是讨厌同类的缘故,他和我一样喜欢用实力说话,只有有实力的人才有话语权,我亲眼看见他在班会课上偏袒那些成绩好的学生,丛林法则一目了然。但当年的我还有着锄强扶弱的侠义之心,于是我为那些班级里的弱势群体发声就彻底得罪了他,我也不在乎,正如我曾经说得:“你瞧不起我,我也未必看得上你,你的成就或许很了不起,但我未必会放在眼里!”

我就向一个刺猬一样,一边反抗着班主任的强权统治,一边抵抗着身边人的同化。我向高尔基笔下的那只海燕一样,在暴风雨中高傲地飞翔!

时间来到了十一国庆,班主任何老头破天荒地举行了一次远足,大家摩拳擦掌,准备好好玩一场,我也不例外。

一路上我看着他们欢声笑语,我的心情也很高昂,但我没有表露出来,我是一个喜欢把感情放在心底的人,但和我做了十年同学的她还是看穿了我嘴角若有若无的微笑。她凑了过来:“你好像很高兴啊?”她眯着眼睛,不知是阳光太刺眼,还是她想表达一些更隐晦的东西,我没有回答她,只是点了点头。她开始和我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我也捧场,也和她聊着…

不知道怎么聊到了恋爱这个话题上,她问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我看着她的眼睛说到:“我喜欢爱笑的女孩子。”为什么?“因为我不爱笑,但我喜欢看别人笑,我听到别人爽朗的笑声我自己都会开心起来。”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突然问我:“你喜欢看我笑吗?”

那一刻蝉声是那么地噪,丝毫没有因为已经十月而有一丝丝的减弱,我脑子里全是她说的那句话,我不知如何回答,这算表白吗?她喜欢我吗?我盯着她的眼睛,想要从她的眼睛里得到答案,但她的眼睛里什么都没有。这时,我脑中闪过了一句话:“如果遇到不知道答案的问题,那就重复这个问题,把她还给提问者。”

“你觉得我喜欢看你笑吗?”她愣住了,她似乎想掩饰她的慌张,但她眼神闪过的瞬间还是被我捕捉到了。她很快调整了过来,笑道:“那你希望我以后对别人笑吗?”这句话直击心底,我回答道:“我希望你的笑容能够对值得的人绽放。”我在心底里补了一句:那个值得的人就是我。她似乎明白了什么,突然握住了我的手,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这就是她的手吗?好软,握起来好舒服,但蝉声很快把我拉回了现实,我看着她“你干嘛?”她笑着对我说:“我走不动了,你拉我一把。”我看到了她微微上扬的嘴角和红透的耳朵。我回过头去,拉着她向前走,但我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我握着的那只小手,我从来没有那么在意过别人,我不敢握紧,我怕弄疼她;我又不敢太放松,就拍这双手从手中溜走。我多么希望这条路永远走不完,但终有尽头。到达终点后,她马上抽走了自己的手,给我留了一丝寂寞。

到了营地以后,搭帐篷的搭帐篷,摆烧烤架的摆烧烤架,各司其职,其乐融融。而她身边总有一群人围着,唧唧喳喳,而且总有几个男生想对她动手动脚的,我心里很不爽,但我并没有表现出来,因为我并没有功夫去计较,我是班里的抗把子,很多大体力活都需要我帮忙。终于忙完了一切,我的心也平静了下来,我没有看那群“乌鸦”,我向树林里走着,回归蝉的拥抱。

我爬上了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坐在了它一根强有力的枝干上,享受着是不是吹来的清风,抚摸着刚刚掉进我手中的蝉蜕,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心中一片空灵。

可突然一个熟悉的笑声打破了这份安宁,原来是围在她身旁的那群乌鸦。“你们看到了吗?胜楠姐抓住木辛哥的手的时候,他害羞的样子好好笑啊!诶,胜楠姐,有本事啊!这么快就把木辛哥这么难搞的人都拿下了,真厉害!”原来她也在其中!她特意摆了个pose说:“像他那种表面高冷的男的,实则内心很缺关怀,你只要朝他勾勾手指,他就会向狗一样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她还在树下炫耀着细节,比如握住她的手的时候的小心翼翼,甚至还大言不惭地向他们吹嘘自己有本事让我当着全班人的面表白……树下一片喧闹,树上有人叹息:“果然,这个世界没有那么美好,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人,有的人只是畜生披了张人皮罢了!。不过也无所谓了……”一声剑吟,三尺青锋斩断情丝,这是我生存至今的秘诀:我的右手上有一把看不见的剑,每当我被一些不必要的感情困扰时,我都会向它求助。遇事不决,可问青锋。一剑斩段了前方的乱麻,心中自然就空明起来了。

我的眼神恢复为以往冰冷又直视人心,不过,我得找回我自己的面子。

过了一段时间,烧烤弄好了,大家聚集在一起,其乐融融地吃着。我以胃不好,不能吃油食为借口,避开了他们。我一人坐在小溪旁,吃着我带来的白粥,等待着

不一会儿,她来了,很行云流水,自然地靠着我坐着。我没有看她,我盯着水里的鱼,但我能感觉到她在盯着我看。不知过了多久,她似乎按捺不住了,首先打破了沉默,“你其实没有胃病,你只是不愿意和大家一起吃饭吧!”“既然知道,何须多言!”我冷冷地回答她。她突然凑近了我的耳朵,对我说:“你是不是喜欢我?你要是喜欢我,你就当着全班的面宣布,我一定会同意的。我给你时间思考,想好了就来营地,我等你哦”说完还咬了一下我的耳垂,而后便起身走了。不得不说,如果换别人或许早就沦陷了,她的确很厉害,至少在演技方面。不过我要给她一个深刻难忘的教训,我不是她这种等级就配得上的人。

无视便是最好的报复。我没有回营地,我直接抄了条近路,回家了。待我到家后,洗了个澡,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时,我给班主任发了消息:我先回去了。当然班主任绝对会狂轰滥炸,但我手机一关机,不理他。不听不听,王八念经。我享受了我美好的国庆假期,和秋蝉一起。何以慰秋风,蝉影,夕阳,美酒,剑客,缺一不可。

回去后,我顶着班主任和全班人的目光进了教室。首当其冲便是班主任的批评:“你还有没有集体意识,明明是集体活动,你怎么先走了?啊!好好的一个远足被你搞砸了,你知不知道羞耻……”他还在那趾高气昂地批评,哦不,是谩骂。我走到他面前,俯视着他,恶狠狠地盯着他的眼睛说:“”我从来不在乎你们怎么看我,或者说你们的意见我从来不放在心上。在高中,哪有朋友,老师,甚至是恋人。我的最终目标就是高考,我需要高考来改变命运,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是我的竞争对手,我可不愿意和我的敌人玩那种无聊的过家家。我手里的剑是要劈开未来的,而不是和一些烂人烂事纠缠。我不来打扰你们,你们最好也别来烦我。”这些话不仅是对这个烦人的老头说的 ,也是对这个班里那些心怀鬼胎的人说的。说我便走下了讲台,没有一个同学敢与我对视,我也不屑于和他们对视。一群想看我出丑的垃圾,也配我和他们做朋友,疯了吧!班主任颤颤巍巍地走出了教室,教室里面一片寂静。过了很久,才恢复了往常的喧闹。而我一如既往地埋头于习题之中。

而她在十一国庆过去了一个月后才来找我聊天。那天是月考,蝉声已经彻底消失,但我期待着明年的再遇。她在背后拍了我一下,我用余光看到了她,我没有回头,只是说了句:“干嘛?”她与我并肩而立,但始终不敢抬头看我一眼。忽然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你那天为什么直接走了?”我没有理她。“你真的不喜欢我吗?”“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握住我的手?”在她还要继续问下去的时候,我打断了她,我问了她一个问题:“你还是当年的胜楠吗?”她的头压得更低了。考试铃响了,我并没有管他,独自一人进了考场……

从那以后,我和她便彻底分道扬镳了。

我自黑暗中走来,不对人性抱有任何期待

我向光明走去 ,不放过任何一个强大的机会

或许成长就是放下了喜欢,学会了逞强。

(本文作者:星河碎影)

(本文标签:关于夏天的故事,美文,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