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情,说说爱,美文,情感美文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短文学网 > 会说谎言的记忆——岁月拾零

会说谎言的记忆——岁月拾零

时间:2020-05-13 20:00:32来源: 短文学网 作者:岚下独沽酒 阅读:0

一、感性谎言


岁月如流,倚岸悠悠,有些情长久,有些人不休。

从不敢轻易谈及岁月二字,它仿佛承重千斤,太沉。想来,我年岁尚轻,也没有太多资格,诉说什么岁月不相待;可,略踌躇,我若有幸岁至期颐,如今也耗费了五分之一,思及此,也只能直叹岁月不虚设!往昔杂事繁多,就浅谈这八年间,关于青春情愫的琐事。

前不久,偶然看到一个初中同学发了条音乐分享在朋友圈,附文“确认过,是熟悉的bgm”。我点开一听,会心一笑,是初中时的上课铃声《雨中漫步》。熟稔的曲调,刹那划破回忆卷轴,泛黄的旧事毫无防备地袒露。

初见他,是开学第一天。一个会主动帮陌生同学搬一大摞新书的男孩,没记住他的脸,只记得,他发书的左手上挂着一块不符年龄的银色金属手表,一抹银光晃荡在黝黑的皮肤上,闪烁。

那时的我嘴笨,习惯沉默,因此被误以为冷傲。班上的男生几乎都对我有着天然的畏惧,唯独他,有一次认认真真地打量了我几眼,说:“我觉得你现在留长头发比短头发的时候漂亮多了!”心跳声仿佛瞬间放大了百倍。那时,木棉花正红。

翌年,他成了我前桌。莫名,心生欢喜。我喜欢问他我已经知道答案的题目,我喜欢在午休时间跟他说悄悄话,我喜欢抬头看黑板时也能看见他的背影。这是,喜欢吗?谁都没料到,我表白了。一脸惊吓,是他唯一的回应。

毕业前夕,我送了他个铜铃,没跟他说,铃铛是一对的,另一个,在我这。

再见他,是三年前的40周年校庆。他身高长了,我头发短了。回到当年的教室,大家都在黑板上写下对师弟师妹的留言。他的留言在左上角,我的留言在右下角。彼此,遥遥。那天,他笑着主动走向坐在角落的我,问我在看什么,视线慢悠悠从手机屏幕上飘走,轻答“没什么”,转身便走开。害怕,他。与我合唱过一首情歌的他,我跑完800米后虚脱在终点线看到第一个冲过来的他,特意在冬天给我装热水给暖手的他......是他。

每年,我们会收到彼此的贺年短信,在生日时会点赞彼此的朋友圈。谁知道,我的群发短信只发他一人,六年来重复的生日愿望:来年,愿他不再是我梦魇......

一年前的情人节,我在微信上问他:你还单身吗?几秒后,那头回复:单身。犹豫片刻,我又发了句:铃,是一对,我那个送人了。然后,是再也没有对话的空白聊天界面。那种感觉,不似是迷路找不到归巢的倦鸟,而是像差点就放对了刻槽的唱针。

又见他,是数月前街上的偶遇。交错的视线,擦肩而过的身影。曾经的侃侃而谈,如今的形同陌路。那刻,幡然醒悟。往后,当他有初恋女友时,当他与新娘结婚时,当他有第一个孩子时,我都只是局外人。

想着想着,我竟笑了出声。身旁挚友惊疑,那眼神,仿佛当我是个傻子。她问:“你怎么笑得像哭丧似的?怪瘆人的!”我一愣,笑意触电般自我脸上龟缩入体,但又瞬间破体而出,嘴角微扬,淡然得尴尬。她又问:“你刚在笑什么啊?”我摇头,没答。并非不愿答,而是,我也不清楚,在笑什么……

铃铛,从前缀床头,现在藏木匣。

于是,后来,有些人只攥牢了光阴,有些情却熬不过岁月。原想拾零,奈何归零。




二、虚假记忆


记忆都是骗人的。

我们初见的记忆,我早就忘了,手表只是我对他最清晰的记忆点而已。我最开始对这个人有印象是因为他的外貌跟和我合唱情歌的那个人有五分相像,但是要说是外貌像的话,我们班的另一个男生比他更像。所以,我知道,我并不是因为这个喜欢他的。而是,他的跳跃、聪慧机智、毫不客气的怼人技巧,还有他的眼睛,最嫉妒的,是他的长睫毛。

我记得,他说我总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谁知道,我就是因为这句话,才更肆无忌惮地靠近他。我从不后悔,是我先开口说的喜欢。因为,那时的我,从来就没有想过后果。我只是想着,说出了口,就不会像从前那样留有遗憾,是一件如释重负的、有快感的事情。我认为,我喜欢他,只是我自己的事,与他无关。他是相对善良的,虽然嘴上因为受了一瞬间的刺激,脱口而说:“你痴线嘎!”但是,后来也从来没有把这件事情说给过任何人听,没有把这件事当做炫耀的资本或者是嘲讽过什么。只是一直,避而不谈。假装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过。

我知道,他对我是很有耐心,怀有莫大的包容了。这种感受,是后来当有人向我告白时,我才明白的。相比起我而言,他显得没有那么绝情,我可是会故意说出伤人的话,快刀斩乱麻,让喜欢我的人都讨厌我的。但是,细想之下,他这种人才是用心险恶,我才是最对得起错爱我的人的那种人。谁要若无其事地当他旧同学?笑话!

其实,没有什么合唱情歌,跟我合唱过“小情歌”的人不是他。

我中考跑800米的时候,冲到终点线来扶住我的是我的两个好友,并不是他。他只是后来扶住了我的一只手,在我紧紧地回握他时,他借口说去拿水,挣脱了我,假装无力到虚脱的我。没错,感情面前,我就是心机。后来,我坐在石板登上,看着他们两个走来的身影,借故摸了摸两个人的手臂,我记得他的手冰凉冰凉的,一点都不像他的朋友的手暖得像一团被烘热的棉花一样。可是,谁要摸他朋友的手?我只是想摸他的手而已,虽然我嫌弃他冰凉的温度。毕竟,中考体育之后,我知道,我跟他见面的时日,不多了,再不耍心机耍流氓,就没有机会了。

我每一年的生日愿望都没有他,我明明都是希望自己学业精进,财源广进的,没他什么事。

我的确在大一的情人节的时候发过微信,问他是不是还单身。但是我并没有要干什么的准备,朋友说那是要表白的节奏,可是我心里清楚得很,哪里是什么表白!我表白的次数还少吗,每次他还不是避而不谈,借口逃避?答案,如此清晰。我又怎么会不知道?我只是心有不甘而已,我不甘心他渐渐地把我忘记,即使我与他有4年没见过,我也决不允许他把我的存在淡忘,我要刺激他的记忆。

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报复性质的。我早有预谋,也有退路。即使他误会我要表白,我也不会给他拒绝我的机会。我刻意拿一件找人的事情来掩盖我的目的。以他的聪明,他肯定会认为我是怕被拒绝才会这样临时遮掩的,所以,他才会毫无后续。

但是,谁又知道,从一开始,我就是要他看破,我就是要他误以为即使过了那么久,依然会有这样的我在等他。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一切的认知是我刻意而为之的,我当然不是那种会等他的人,我是凡是看见帅哥美女都愿意善待的人。4年之中,我也喜欢过别的人,而且不止一个。只是,没有谁拖欠过我,他却有。我不开心,你也别想活得太轻松。就带着这份我刻意展示给你的痴情,虚荣地负担着吧。

我问他的那天晚上,他没有回应我,当然我也没有主动再说什么,翌日清晨,我问他为什么不找我,他说的是昨晚他开会开的太晚了。小样,以为我不知道你那时候QQ在线吗?我才不会揭穿他蹩脚的谎言。因为,这样的谎言,是我故意纵容他说的。目的只有一个,要他记得我,我是唯一特别的。无论是他喜欢或者讨厌,无论手段是否光明,我不在乎。

我们的群发短信都只是初中毕业的第一二年互相发了一两次而已,他没诚意,我也没有。

铃铛是存在的,但是我没有把我的铃铛挂在过床头,一直把铃铛藏在抽屉里。我是骗过他我的铃铛已经送了出去,我在送他铃铛的时候也的确有意隐瞒了铃铛是一对的事实,可是他也并不喜欢我送的礼物啊,他觉得我送给他的是“钟”,吐槽过的呀。

我们后来也没有在街上偶遇过,没有缘分的人,又怎么会在街头偶遇?以为是在拍电影吗?

我也没有问过他题目,我不喜欢求人。他也从来没有给我在冬天特意给我打过热水,明明都是我求着他拿水壶给我暖手,他都不给的,给我水壶的是他的朋友。我哪里需要水壶暖手?我只是想抱抱他的水壶而已。

我跟他确确实实在午休的时候聊过天,但是从来不是两个人的谈话,是三个人的,还曾经因为说话说得太大声,被好脾气的她忍不住呵斥过。

还有,在黑板上的留言,他写在了右边的半边,我写在了右角落,是他先写的,我后写的。他说六中的饭菜好吃,我记得,他最喜欢吃的是饭堂的芝麻鸡。我写的是十六中的红楼很好看。吃货和伪文青,怎么会是一条路上的人呢?

对他,我付出过什么?我曾经蹲下强制性地按着他,为他拍过裤管的白灰;曾经送过一个价值12.5元的龙铃;还有说不清的眼泪。没有了。

放不下的原因有很多,可是,归根到底,不过是,不甘心。

说是还喜欢,但确实算不上。喜欢的只是想象中停留在当年的那个他的影子,不是真实世界里不断成长的活生生的他。

我,骗了你,骗了我自己。

(本文作者:岚下独沽酒)

(本文标签:谈谈情,说说爱,美文,情感美文 )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